重庆市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

CHONGQING ADVERTISING CHAMBER OF COMMERCE

你的当前位置:
挑战命运——记重庆市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会长贾华



贾华,高级策划师、重庆广告联盟主席、重庆市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会长,重庆斯迈特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

       生于1958年的他,作为见证了重庆广告行业初生、发展、变迁的“杠把子”元老级人物,在重庆本土传媒江湖数十年的摸爬滚打,不仅见证了重庆广告圈风风雨雨的历程,早早地在重庆广告界占据了龙头地位。2015年,出于对当下传统广告环境未来的思考,号召成立了重庆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

 

苦难是幸还是不幸?

      贾华作为见证了重庆广告业的初生、发展和变迁的元老级人物,数十年在广告界的摸爬滚打,为重庆广告的发展贡献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凭着敢为人先的大智慧以及心忧天下的大格局,组建了重庆广告商会,创建了重庆广告业最大的平台。

       如今的贾华,享受着重庆第一代广告人所带来的财富和声望。作为广告业的带头大哥,他身上披着太多的荣耀和光芒,被众多他所扶持和培养的第二代、第三代……广告人所推崇和拥戴。


       可是,这一切,并不是天生而来。贾总回忆起自己前半生的命运时,总是颇多感慨。究竟,苦难是财富还是不幸?在贾总看来,关键看你能否战胜苦难,当你战胜了苦难,它就是财富!当苦难战胜了你,它就是你的不幸!


       贾华出身于1958年,他一落地,命运就安排他要承受那个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困难的三年灾害。母亲响应国家号召多生孩子争当英雄妈妈的运动中,一共生8个孩子,带上了英雄妈妈的大红花,但孩子的抚养国家不管,母亲只好辞掉了教师的工作,自己带孩子。当贾华能自己行走后,就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去挖野菜、捡柴,以至家人不被饿死。但在那大灾害面前,他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因饥饿和缺乏营养得急病离开了人世。


       挣扎在死亡边缘的贾华,到了上学的年龄,但家里很穷,父亲在工厂上班,每月只有20多元的收入,母亲也在几个孩子稍大点后,只好由大带小,自己为了家里人的生存到建筑公司打工,但每月也只有30多元的工资。当时家里的人在生与死边缘挣扎,没有钱给他买书包,贤惠的母亲就用厚的旧布给他缝了一个书包。贾华在读小学和初中的时候,由于父母有点文化,并对孩子们严格要求,他成绩一直很优秀,各科成绩在班上总是排列前三名。


      但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代,因为在解放前他父亲为了生活,参加过国民党的军队,所以学校终止了他上高中的资格。对一个年仅15岁的贾华来说真是太沉重了,他感到很无助,无法面对这不幸的消息,眼含着泪水,咬紧嘴唇:“学校无“门”,脚下有路,只要勤奋同样能成为一个社会需要的人”。


  孜孜求学,扼住命运的喉咙

      为了补贴家用,他同母亲一起去找街道居民委员会主任,祈求能安排一点临时工作,在那个年代当官的和有办法的家庭的孩子,可以被送去大学当工农兵大学生,去参军,到工厂上班;但大多数无职无权的老百姓,只有通过街道居委会安排些短期的、繁重的临时工作,这些工作很艰苦,收入很少,干死干活每月最多只有20来元。当时一般是有需要用人的单位找到街道,街道把没安排完的临工交给居委会安排。打临工时贾华挖过土石方、拌过灰、挑过灰、抬过近200公斤的砖;当两人抬着砖走在摇摇晃晃的跳板上,一般的人都会心惊胆颤,但为了生存,贾华没有退缩。

      1977年文革结束,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如春风一样,吹开了千万像贾华这样有志青年的心田。贾华买来小学到高中的课本,白天做临工,晚上自学,因为他没钱上补习班;1978年贾华参加了全国高考,当时大学的录取比例是100个考生只有1到2位考生能读大学,高考放榜时,贾华只差十几分就上了录取分数线。 

      当他准备第二年再考时,一个消息改变了他的想法。技工校招生,并每月可发20多元的工资,而贾华能凭他高考的分数,不用再考就可直接进入技工校读书。看到贫困的家庭,看到渐渐老去的父母,想到繁重的临时工工作,贾华放弃了第二年再考大学的想法,直接进入技工校学习了。

      技校毕业后,贾华被分配到轴承厂工作,进厂后每月工资35元多,相当于中专的待遇(当时进厂的学徒工每月工资只有18.5元)。但是进厂不久,看到厂里准备定向培养厂里的技术员,推荐厂里参加高考的分数前三名脱产带薪三年去四川电大读机械工程专业的消息,贾华又兴奋了,他向往学习的心又升起来了,这年贾华同厂里的很多人参加了高考,并取得了全厂高考总分第一名的成绩,理所当然地脱产带薪到四川电大学习去了。 

     在三年电大学习期间,贾华如饥似渴,抓住尽可能的机会, 除了学习好本专业的所有课程外,只要有空就到电大学校图书馆和重庆市图书馆去读书,把能借到的世界名著都读了。在电大脱产学习三年,贾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取得了大专毕业证,当他回到轴承厂,被安排在设备科当技术员,助理工程师。

      生活的苦难不仅没有把他压垮,反而使他茁壮地成长起来,成为以后工作和生活的宝贵财富。


命由天定   运则我造

     上世纪八十年代,正处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关键时期,由于长期受计划经济的束缚,部分国企明显不能适应当时的形势,市场意识差,竞争力弱,开工不足,效益下滑,许多国企陷入亏损泥潭,大批工人下岗待业,贾华所在的工厂也遇到同样的困境。
     ‘我就不相信活人会让尿憋死?’从小就不服输的贾华,出于对家庭的责任感,1987年停薪留职离开了工厂,决定自谋出路。贾华应聘到一家私人开办的广告艺术社当业务员,这个广告社(当时国家还不准私人办公司)主要是做电视、电台和报刊广告业务。初涉广告行业,贾华一没关系,二无背景,也没有工作经验,根本没有捷径可走,唯有“勤”字成为其立身之本。他分析可能产生业务的单位及地方:“在上桥到中梁山一线有许多乡镇企业,这些企业可能需要做广告”。他提着皮包,包中装着名片、价格资料和广告合同,乘坐公共汽车从解放碑到上桥,下车后只要看见企业开着门他就进去给他们沟通,一家又一家,一天又一天,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他成功了,从与商家交谈和合同的执行中,体会到做广告业务的真谛。


     勤能补拙告诉我们,一份辛苦,一份收获,在起初从未做过的行业,贾华就是这样凭借自己的执着与拼劲,一天天行走于全市各处,赢得了客户的信任,获得了每一个可能的机会。
     多年以后,贾华说起当年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我就是在那时候积累了第一批客户与经验,其实客户本身有时候也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就需要你通过与他们交流,摸准他们的真实意图,站在客户的立场来思考,使客户花少的钱,达到好的效果,自然就会主动给你机会。”

     经过短短半年摸索和学习,贾华就积累了实战经验,丰富了各方面知识,掌握了广告业务技能,成为广告企业一名合格的“广告人”,并建立起了自己第一批客户群。 

     真诚架起了友谊的桥梁。许多客户做广告非要找贾华来做,认为只有交给他去做心里才踏实。说实话,贾华在心里也一直把客户当作自家人,决不让他们白花一分钱。慢慢地贾华的广告业务越做越大,开始形成了业务网络与人脉。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贾华想去更大的空间施展自己的才能。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现代工人报》并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久就担任了广告部副主任、协和广告公司副总经理,实现了一个普通广告业务员的华丽转身。
     当年,正是报纸媒体发展最为迅猛的阶段。在报社这个更大的平台上,贾华把自己多年的人生历练、胆识和才能充分地发挥了出来,以“共享、共有、共赢”的理念,运用灵活的手段,联合众多媒体平台,全力拓展广告业务,取得了令人赞叹的业绩。 

     市场经济,信息就是机遇,时间就是机会。为了更好地与客户沟通,及时捕捉广告机会,贾华还抢先为自己配备了BP机、并在重庆第一批买了大哥大,买了私家车。 

     一位熟悉贾华的人说起他当年在报社的事,如数家珍:从红旗涂料、奥妮等日化产业,到陶然居、小天鹅、苏大姐等餐饮企业;从嘉陵摩托、建设雅马哈、宗申集团,到隆鑫、力帆、长安等本地龙头企业,重庆大部分知名广告及品牌都留下了贾华运营的足迹,付出了他的心血和汗水。可以说“勤勉+胆识”成就了贾华这位“广告大咖”。 

     有人问成功后的贾华,你为什么选择广告业,而没有选择其他行业?他说:一来是广告行业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需要根据对方具体诉求,站到对方的角度来考虑,给予最合适的建议,这样对方才能最终成为你的朋友;这个行业富于刺激和挑战,二来是作为一个广告人,需要具有“万金油”一样的知识体量,对任何领域的知识都要有一定的储备,这样才能让你在与客户沟通和交往时,更加如鱼得水。 

这就是贾华,一个在利益面前肝胆相照,同时对自己知识和技能又要求非常严格的广告人。 

     东方风来满眼春。1995年,神州大地在争论姓社还是姓资时,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为敢于在市场经济中“吃第一口螃蟹”的人送了一颗“定心丸”。贾华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了新的跳动:党和国家政策这么好,现在不干,还待何时? 

     家人几次劝他不要贸然行事,现在报社的工作和收入已经不错了,自己投资万一失败了,那可真是前功尽弃了!但贾华认准了的事,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说干就干,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贾华开始下海经商,创建起重庆巴蜀艺术广告有限公司。凭着他对人的忠诚,凭着他多年积累起的人脉,凭着他常年沉淀的经验,广告公司业务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年一个新台阶。公司全体员工励精图治,勤奋打拼,在2000年公司成为重庆广告行业“十强企业”和十大品牌企业。8万多平方米的户外广告资源涵盖了重庆市场的每个角落,合作客户遍及重庆各大行业与知名品牌。
 

身怀使命   心忧天下

     摊子做大了,格局眼光自然也高了,贾华也更多地站在整个行业走向的高度来思考广告业未来的走向。是呀,随着时代的发展,广告形式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和“流媒体”在广告中的普及,以及“植入式”等广告新形式的出现,广告已经深刻地渗透到交通、影视、数字娱乐等其他文化产业门类中。特别是近年来,广告形式和渠道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逐步形成了万物皆媒的状态。  

     广告向何处去,是摆在所有广告人面前的问题。2015年贾华参加了亚洲户外在上海召开的高峰论坛后,他终于萌生了一想法:搭建一个广告综合性服务平台,实现全媒体广告资源的高效整合。 

2015年7月,重庆广告联盟(商会)像新生婴儿“呱呱”落地,最初由14家重庆著名的广告企业组成了创始单位,他们借鉴了美国制定国家宪法、欧洲联盟及亚投行的模式,先由创始单位制定好联盟的章程和合作协议等相关文件,规范好平台的运营制度。2016年民政局为商会颁发了执照,而重庆广告商会由当初的的14家,到2017年6月底已达到183家会员单位。

     重庆市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的成立结束了原来广告单位的“单兵作战”状态,为重庆各分散的广告媒体提供了一个集中的渠道整合平台,大家可以以商会的名义与客户对接,通过商会内部运营,将客户需求分配给对应的相关单位,商会只作服务,不收任何费用,最后再通过内部结算确保商会会员的利益,达到广告协同、共赢,在平台实现了重庆市广告业最优化的运营。重庆广告商会成为广告主、广告业和广告界人士的家


     几十年与广告“相知相伴”,贾会长为广告付出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于他而言,赶上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广告业机遇,成功的书写了穷小子逆袭的华美篇章。 

     如今,已不再需为个人利益和得失而奋斗的贾总,怀着一颗帮助更多广告业兄弟朋友的初心,在变化迅速的互联网和万物皆媒的时代,为重庆广告业的发展呕心沥血。 

     他说重庆市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主要做好两件事:一是为会员服好务,说俗点就是会员跟着商会有吃、有喝、有业务做;二是为会员维好权,当我们商会的会员受到不公正待遇时,商会应站出来,依法依规为会员伸张正义。 

     重庆市新兴媒体广告企业商会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能迅猛的发展,现在还有很多广告主、广告企业和广告人士排队申请加入商会。这一切都因为有他,一个身怀使命,心忧天下的广告人。他浓墨重彩的传奇人生影响着太多的人。

 

上一篇: